四花伯爵

諸君何為入我褌中?

[墨叹/墨邃]红白玫瑰(天魔茧:我打酱油

我总是在陪着他的时候,想着另一个人。

在他需要我时,陪在另一个人身边。

在他面前,我帮另一个人说话。

甚至为了另一个人,对他发脾气。

就连最后提出分开,也是由他来承担。


「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他?」

「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果决一点吗?」

「...我喜欢你,但我放不下他。」

「那我们分手吧。」

「你们去吧。」


「圣司?」我的思绪被无端的叫唤声拉回。

「哦,无端,怎么了?」

「圣司是不是有心事,叫了你好多次了呢。」

「...」

「咖啡凉了,我帮你重泡一杯吧。」他拿起我的咖啡起身,我快一步阻止。

「放着吧,我没关系,你的病...你的病还没好,要多休息,别太操劳。」

「也不是什么粗重的工作,我喜欢帮圣司泡咖啡啊。」无端笑了笑,走进厨房。

刚才竟然想那件事想出神了...我甩了甩脑袋,感到稍微有点清醒。

桌上的手机铃声毫无预警地响起,是离经。

「喂?离经?」

「倾池,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你说吧。」

「我刚刚到饭店办点事,看见...看见叹希奇被两个男的带进了一个房间。」轩邈?两个男的?

「他看起来不太对劲。」

我没回话,离经继续说。

「...在你家附近的K饭店507房,我觉得你还是来看一下比较好。」

挂了电话,我越想越不安,抓起了车钥匙和手机就要往门外冲,却在看见无端捧着刚泡好的咖啡回到客厅后,脚步迟疑了。

我现在跟他什么关系都不是,真的有那个资格去吗?

如果我去了,无端怎么办?

如果我没去,轩邈怎么办?

「圣司有急事吗?」

就连目前面对无端的问题,我也完全回答不出来。

「有急事就赶快去吧,耽搁了就不好了。」见我依旧犹豫不决,大概猜到了我的顾忌。

「无端可以的,圣司去吧。」

「等我回来。」我一扭头,奔出了家门。

一路上,数百种不祥的预感在我脑中闪过,我拨了轩邈的电话,却是拒接。

闯了好几个红灯,也叭了好几台车,迅速抵达了K饭店,上了楼。

开了507房的门就冲了进去,映入眼帘的是坐在地上双手被捆绑住的轩邈,旁边两名壮汉正将他的衣服扒开了半,上下其手,他们听见了开门声,停下动作朝我看来。

我愤怒地往前跩住其中一人的衣领抬手就是一拳。

随后我们三人扭打成了一团,所幸他们并不特别耐打,最后像个鼠辈般仓皇逃跑,嘴中不忘各种问候和诅咒。

我赶紧解开了轩邈手上的绳子,帮他穿好了衣服,却感受到他的体温异常偏高。

「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

「我被下药了。」我看见他的前额上全是汗。

「药?」

「操他娘的夔禺疆!禽兽不如的东西、嗯、」他咬牙说着,浑身发颤,看起来用了很大的力气在隐忍着什么,痛苦难当。

这样不行,必须先带他离开这里。

「哈、哈哈,没想到我们、再见面会是呃、这种场面...」

「你先别说话,我带你离开。」

就在我扶他起身后,一通电话铃声响起。

是我的手机,来电显示是无端,但我却没有勇气马上接听。

「接啊...」

「无端?」按下接听键,对面是一片的静默。

「无端?」我又唤了一次,但却换来了一地玻璃破碎的声响。

「无端?你还好吗?」一次又一次的呼唤无果,我开始焦虑了起来。

「今天的事就谢了,去吧,他应该出事了...」轩邈夹杂着痛苦而沙哑的声音传来。

「可是你...」

「这药我很熟悉,休息一下子就能自己回去,我还没弱到嗯、忍不了...」

我看着他紧皱的眉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出选择,怎么会全部的事情都挤到了一起。轩邈和无端,我到底该选谁?

到底该选谁?

「你已经渣过一次了,还想在渣第二次吗?你现在的责任就是好好照顾他!」挣扎间,轩邈竟是略带愠怒地斥责。

「他需要你。」

「...对不起。」

终究我牙一咬,放开他奔出了507号房。

踏出房门前,听见有什么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


当两种选择摆在眼前时,真的有办法果断的择其一而舍弃另一个不再去想吗?

当两个人都对自己而言无比重要时,真的有办法分出先后顺序吗?


也许

如果我没有这么懦弱

没有这么犹豫不决

也就不会有今天的谁对谁残忍

谁又伤害了谁


评论(3)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