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花伯爵

諸君何為入我褌中?

【根小八 x 柏凝】在我眼中闪耀

根小八 x 柏凝
--------------------

球场上回荡着此起彼落的打球笑闹声。

一个瘦弱可爱boy抱着一本书在球场边的观赛区埋首嗑书。

一个女同学飘飘然的到他身边坐下,张嘴聊天。

"明明是体育课,你不打球没关系吗?"

柏凝从书里抬起头。

"有关系吗?"

"你知道暗恋是怎么一回事吗?"女同学没回答他,自顾自说着。

"暗恋就是你现在看球场,"

柏凝听话的转头,看见正在场上挥洒青春的那个他。

"你第一眼就能以视线跟随的那个身影。"

柏凝痴迷的望着他好一阵子,猛得又转回来看隔壁。

居然知道他喜欢的人正在场上打球,神仙吧这个人。

然后这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就这么离开了。

柏凝将视线移回球场。

在打球的他,耀眼的令人眩目。

球技满分,姿势满分。

脸也满分。

柏凝毫不掩饰地注视着。

直到那个他突然有意无意地看向自己,柏凝匆匆低下头假装继续啃书。

对上的双眼使他双颊发烫,他将双手抚上脸颊。

体育课结束后,柏凝飘到洗手台前。

却有另一个身影来到洗手台的对边,并像是持有疑惑般犹豫了数秒,开口做出询问。

"你没有碰球为什么要洗手?"

这低沉却磁性,还带着独特普通话口音的声音,是柏凝朝思暮想的声音。

不等柏凝回话,那个人倒是先自问自答,"想跟我巧遇?"

白眼翻翻。

"人本来就应该勤洗手。"光是听到对方和自己说话,柏凝便觉得心跳有逐渐加快的趋势,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回答什么。

"这样啊。"对方思索了一阵子后,爆出了惊人的举动。

他手脚俐落的把上衣给脱了。

他居然把上衣脱了?

柏凝顿时如有万匹斑马在心中奔腾般,努力提醒自己淡定淡定再淡定,双眼翻过来却在脑门内瞪得老大。

简直不敢直视啊不敢直视,他慌忙把脸望向别处,现在不只心跳加快,脸大概也扑扑扑的红了吧。

对方也没理他,径自打开水龙头就开始冲洗。

不久后,柏凝又犯贱想看了,他老实地面对心中的欲望,悄悄抬头。

看见那来自阳光曝晒后健康的小麦色肌肤,以及长期锻炼而肌理分明的线条,由上服贴滴落那不知是汗水还是自来水还是什么水的性感。

哈嘶。

柏凝吞了口口水。

太他妈刺激了。

对方似乎是注意到投射到自己身上的眼光,竟失声笑了。

"瞧你被我迷得一塌糊涂。"

柏凝没有听见,他沉浸在眼前的惊艳中。

啊啊,完美地毫无破绽。

那就是我喜欢的人啊。

如此,像星星般闪耀着。

然后终于,刚刚那句话在柏凝耳中经回环转折,几转之后,又高一层,接连又有三四叠,节节高起,然后陡然一落,来到大脑。

他一瞬间涨红了脸,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别人都和我说你喜欢我,我一开始还不信。"

"现在倒是信了。"

"你、你不要乱讲!谁喜欢你!"柏凝很慌。

"你喜欢我。"

"我不喜欢你!"

"不,你喜欢我。"

"..."

大概维持了半世纪的沉默,对方提起脚向他走进,竟是张开湿漉漉的双臂轻轻将柏凝抱了满怀。

柏凝不敢动,不敢呼吸,脑袋不敢运转。

"我们交往吧。"他听到那个人在自己耳边呼气。

老实说他想就这么直接昏过去,省得给心脏这么大压力。

好半晌等不到回应,对方像是怕柏凝会干掉,再次开口。

"如果你愿意和我交往,就抱我。"

柏凝一下子从突来的幸福中拉回思绪。

笨蛋,怎么可能拒绝你呢?

他伸出手,回应了对方的拥抱。

啊啊,好湿。



-

滿漢糧少,我也不知道這樣產對不對。

仅以此篇献给,小八中毒的我自己。

评论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