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花伯爵

諸君何為入我褌中?

[墨歎]意軒邈視角

上一篇大哥視角的墨歎,用軒邈視角re了一遍。可以配合著看,當然哪一篇先看都不影響。
但是我個人推薦這篇先看比較有fu啦。

那麼開始:

說真的當他說晚上要來吃飯時我是很不開心的。
「你可以別來嗎?」
「為什麼?儒易兩教這般友好,哪有不准別人作客的道理。況且,先熟悉未來哥哥嫂嫂們也不錯啊。」
我翻他一個白眼。
「我不只要吃上一頓,還要住上一晚。」
「你敢住你就死定了。你最好吃完飯就滾回去。」
他靠近我想順順我的瀏海,被我用手撥掉了。
「怎麼?向來不可一世的意軒邈就這麼怕我把你吃了?」他嘴角帶笑,真的很欠揍。
我實在是不想理他,鬼才理他,所以我翻頭走了。
到了晚上他果然出現了,由於哥哥嫂嫂們都在我也就沒有擺出那其實應該是很嫌惡的臉。
甚至後來我也直接融入了話題,跟他們聊了個酸爽。沒辦法他們聊的話題我實在是很感興趣。
直到他看錶的那一瞬。
「哎呀!已經這麼晚了。」他狀似驚訝,但用膝蓋看都知道是刻意拖時間的。
「聖司這麼晚方便回去嗎?」
「他又不是女孩子,有什麼好不方便的。」我還是沒忍住,對大哥的詢問吐了槽。
他面露難色...假的,根本就是假的!這麼會演下一屆影帝是他了吧!
「夫人,妳準備一下客房,讓聖司住一晚吧。」然後就是憨厚老實的大哥被影帝的演技騙了,留他住了一晚。
我鬱鬱寡歡,但也不能改變什麼。
還好不久後大嫂帶來了一絲希望的光芒,她說客房打不開。
「不用麻煩了,掌教,一個晚上而已我跟人擠擠也是可以的。」
「這樣好嗎?不如,你今晚睡軒邈房間吧。」
「蛤?不行!」不不不!不可以!大哥你不要把我賣掉啊!
好吧說實話我的確有點擔心這個龍陽男半夜對我起奇怪的念頭。
我無限驚恐,原來大嫂帶來的根本不是什麼光芒而是大噩耗。
「那我要跟二哥睡!」
「五弟,乖,別不懂事,你也知道你房間比其他三位哥哥還要大,今晚就將就一下跟聖司一起睡吧,不然倒顯得我們不友善了。」
...我算是明白了!大哥根本一點都不關心弟弟的貞操!
「我...」我放棄了垂死的掙扎,算了,反正到時候大不了我給他來個一劍封喉,諒他也不敢造次。
等我進了房間,發現他還沒進來,呼,鬆口氣先。
我乖乖爬上床蓋好被子,但沒睡著。
然後他進來了,我邊裝睡邊揣摩著他現在應該是在身後躺下,把我的被子拽了一半去蓋。
過了十來分鐘寧靜,我知道一切不會一直這麼安詳和平的發展下去。
他一個翻身,把棉被從我身上全部扯掉,然後壓了上來。
「我知道你沒睡。」
我睜開眼,冷眼望他,「你想幹嘛?」
「你知道我想幹嘛。」
「你那奇怪的癖好我沒興趣陪你玩,怎麼不去找你家掌教呢?」
提起應無騫他臉色微變,隨即又變回原本的嘴角勾笑模樣。
「...哈,我就要你。」

後來的一切,淹沒在兩人的喘息與纏綿裡,他說他決定先上車,到時候我一定會同意和他在一起,哼,想的美,想得到我的心他還早十年呢。

-fin暫定-

呼,我沒想到居然沒辦法開到車。因為接下來該讀書了應該不會有時間寫完,但是拖太久絕對會接不下去,所以就先作了個結(土下坐
下次學乖了沒時間不寫文。
希望以後有機會能把車開完之類的。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