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花伯爵

諸君何為入我褌中?

[墨歎]忘拔視角

• 帶微量h,不是很重要,大家不要緊張
• 個人推薦軒邈視角先看比較有fu

其實我本人追劇還沒追到這,老媽在看時旁邊看了一下,就愛上這cp了,但是因為也不是很了解細節,所以不敢寫太多怕寫錯鬧笑話,反正腦洞是有了不產出來心塞著,還是寫了希望沒有太大OOC(?還有我這文筆簡直

基本上就是忘拔的獨白


那麼開始:



那天晚上,儒教聖司墨傾池來易教作客,晚餐大家圍著一桌子邊品嚐著我夫人的好手藝邊開心暢談著各種話題。從武林聊到琴棋,再從書畫聊回世局。一個沒注意便忘了時間。

「哎呀!已經這麼晚了。」聖司望著錶。

「聖司這麼晚方便回去嗎?」我詢問著。

「他又不是女孩子,有什麼好不方便的。」

雖然五弟這麼說的確沒錯,但我看聖司面有難色,就決定讓他住下一晚。反正我們也不是會趕客人回家的人。

「夫人,妳準備一下客房,讓聖司住一晚吧。」

我吩咐著夫人,在等待的時候我們又繼續聊了一點。

但我始終無法假裝沒看見那好像在鬧彆扭而話有點變少的五弟。


後來夫人來說客房門鎖壞了門打不開,我思考著該怎麼解決。

「不用麻煩了,掌教,一個晚上而已我跟人擠擠也是可以的。」

「這樣好嗎?」我想了想,「不如,你今晚睡軒邈房間吧。」

「蛤?不行!」五弟簡直只花了半秒時間就喊出聲。

「那我要跟二哥睡!」

「五弟,乖,別不懂事,你也知道你房間比其他三位哥哥還要大,今晚就將就一下跟聖司一起睡吧,不然倒顯得我們不友善了。」

「我...」最後他還是妥協了,聖司微笑著向我道謝,大家洗漱完後便各自回房。

我就不懂為何跟聖司睡一間房五弟要這般排斥,兩人之間有什麼過節是我所不知道的嗎?


半夜翻來覆去我一直在想這件事,家裡四個弟弟我最疼五弟,如果他不開心,我也很難安心睡去。

於是我偷偷溜下床,為了不驚動夫人,我像個小偷一樣踮起腳尖走出房間。

以前五弟睡不著,都會爬起來到陽臺去看星星,每次都會被我逮個正著。

而我會問他星星好看嗎?他就會回答他看的是宇宙。每次都是一樣的對話內容。


我晃到陽臺,發現他不在,照理說他應該會因為不想跟聖司睡而跑出房間去看他所謂的宇宙,但是不然。

我又晃到他房間門口,還是他們和好了?

結果我正欲開門查探的手卻停在半空中。

原因是我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從房間裡傳出來。

我有點疑惑,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將耳朵更靠近,我慢慢確定自己的確沒有聽錯。房間裡傳出了有人在做那檔事的那種...那種...喘息和呻吟。

哎喲我說的自己都羞起來了。

但是想想事有蹊蹺,五弟和聖司兩個不都男的嗎?

只是在看片吧?吵架和好了兩人一起看片。

然後我聽到晴天霹靂般的一聲嬌嗔。

「嗯…聖司…嗯啊…」

叫著聖司哪!

「軒邈…放輕鬆、」

我簡直...

我確定了他們不是單純的在看片,而是在實踐。

總覺得有點...那啥。

然後四弟也來了,根據後來他的說法是渴了出來找水喝,反正那不是重點,重點是現場聽眾多了一個。

對於這件事,四弟倒沒有我這般驚訝,他像是已經習以為常似的端了水在我身邊坐下,他居然準備好要看戲了一般!

「大哥,幹嘛站著?坐啊。」他拍拍身邊的地板。

我當時腦子也有點轉不起來,反正他喊坐我便坐了。

我沒想到我居然就這樣聽完了全程。

期間四弟還不斷吐槽「這麼大聲是忘記房門沒隔音嗎?」「這麼久還不射是卡彈了嗎?」諸如此類。

害的我還要分神去懷疑他其實是個淡定資深老情聖。

說實話四弟吐槽的音量也不小,房內的兩人會沒聽到也是做到很忘我。

結束後我和四弟去睡了,我更睡不著了。

還是翻來覆去想著五弟的事,只是變成了剛才那件事。


早上起床,夫人做完早餐就依照慣例叫大家起床。

我不知道怎麼面對五弟,所以一直很緊張。

結果早餐結束後他還是沒出現。

雖然鬆了一口氣,但沒出現不像他會做的事,我還是有點擔憂。

倒是聖司出現了,還跟我們一起吃了早餐,神色自若的彷彿沒昨晚那件事,道了謝後他回家了。

他眼裡充滿著飽足感,希望不是因為五弟。

四弟像是看出了我的憂慮,拍拍我的肩。

但我不知道他想表達什麼,所以還是繼續憂慮著。

見我不得要領,他就說因為五弟沒辦法下床,我不是很懂,他說找人捅我菊花我就懂了,但我更不懂了。

幾年後聖司帶著聘禮來易教提親。

然後我就這樣把五弟嫁了出去。


-fin-


我怎麼覺得我是在給那個芳香劑漲粉(???

以及我絕對不會說其實我很愛,羞恥普累什麼的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