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花伯爵

諸君何為入我褌中?

[楓櫻]

「哐啷!」杯子毫無預警的摔落地,杯中的櫻花酒灑了一地。

他大口喘著氣,面色慘白。

扶著桌子踉蹌地走向床邊,一個不穩人重重倒在地上。

「呼、呼、」

甩了甩暈眩的腦袋,瞄到手機在床上。

伸手抓了手機,下意識的按下快速撥號,才突然發現。

沒了。

他把他刪了。

從聯絡人裡移除了。

那天,天空下著雨。

他背對著他,說他累了。

說都是騙他的,從來沒把他當朋友。

說以後別再想他,把他忘了吧。

回去後刪了手機聯絡人,刪了合照,刪了有他的一切。

他想著,他應該也刪了吧。

他知道他比任何人更信任自己,比任何人討厭背叛,但他還是選擇轉身離開。

打了電話他會來嗎?他願意來嗎?

算了,反正也叫不來了。

他忽然覺得很可笑,當初自己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做的決定。

明明是自己先落下狠話。

明明是自己先斬斷友情。

明明是自己先拋棄對方。

到頭來卻是自己先需要對方。

「齋主?齋主你怎麼了!」

房外有敲門聲。

他聽到了,但應不了門。

斗大的汗珠滴落,再也無法保持意識清醒,他闔上雙眼。

_______

「醒了?」

拂櫻環顧了四周,努力思考著事情經過。

他記得聽到了小免的叫喚,然後就沒有下文了。

而現在眼前坐著的男人一臉嚴肅。

「醫生說是哮喘急性惡化。」是楓岫。

別過頭去,不管發生什麼事,拂櫻都覺得生氣起來的楓岫很可怕。

「你是怎麼搞的,為什麼要把自己弄成這樣。」

拂櫻還是不想說話。

楓岫無聲地嘆了一口氣。

「為什麼不打給我?」

「把我刪了?」

「為什麼刪了?」

「...」

「看著我說話。」

拂櫻不開心了,頭轉回來對著楓岫大吼,「都這樣了難道你還留著嗎!」

「我都說別再聯絡了留著幹嘛!」

「不刪我怎麼忘的掉你!」

「不刪我怎麼可能停止想你...」

越來越小的聲音,眼眶不小心濕了,偷偷擦乾。

這次是有聲嘆息,楓岫拿出手機,按了按晃到拂櫻面前。

看到上面最愛聯絡人一如既往掛著自己的名字,拂櫻一個沒止住,眼淚潰堤。

「你那天的話,我可沒同意。以後沒我允許,不准離開。」

他將他抱入懷中。

楓櫻抽抽噎噎的捶打著楓岫,語無倫次著。

「為什麼...我明明對你這麼壞...!」

「你好討厭...你超討厭!」

「對,我討厭。」

「你這個、大笨蛋...」

「對,我大笨蛋。」

想了想,摸到事先拿的拂櫻的手機,把自己的號碼存進去。

「還有,跟我有關的東西都不准刪,聽懂沒?」

「誰管你啊...」

翻臉失敗了,回去佛獄肯定要挨罵,說不定會被降職。

但怎麼辦呢,現在的拂櫻真的覺得好幸福好幸福。

___________________

-寫了一個霸、道、總、裁、楓!

-對不起我古風不行所以出現手機這種東西 還有取名廢也對不起Orz

-其實我看霹靂有十年多了,現在才有提筆寫同人的想法,各方面都會努力的!

评论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