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花伯爵

諸君何為入我褌中?

《菡萏微恙》03



三步回到黥花府,仔細思考著方才劉易玄說過的話。

黃昏不知道三步會在這個時候又出現在他面前,同樣的對於黃昏的過去三步也是一無所知。

六年過去了,他已不再聽過關於那個家裡的任何消息。

他坐在書桌前翻開書,雖然幫裡跟府裡的事務加起來讓他有點忙碌,但他沒有忘記自己身為一個高中生的本分,該讀的書還是會讀。

就這樣與物理習題奮鬥了幾小時,肚子實在有些餓的受不了了,他想起了自己從醫院回來後就什麼都沒吃,於是起身出了黥花府,來到隔壁歸靈宮想找翟光天一起去吃宵夜。

結果晃了半天沒看到翟光天的人影,敲了他的房門也沒人應聲,三步一邊奇怪著一邊只好自己去吃宵夜。

"三步?"

聽到突然有人叫他,三步停下腳步回頭。

"阿颺?"三步又驚又喜,走向他打招呼。

"這麼晚了,要去哪裡?"穆易颺雖然還是擺著他一貫的一號表情,但三步也不以為意,逕自說了起來。

"我肚子餓了來找阿光去吃宵夜,結果沒找著,你餓嗎?不然我們去吃吧。"他想反正一個人吃也是無聊,既然遇到了就順便邀穆易颺去吧。

但問出口後,三步就後悔了,穆易颺是個平時沒在吃宵夜的人,現在這個時間又怎麼會餓呢?

"可以,走吧。"他聽見穆易颺想都沒想就答應了自己,頓時彷彿天要下紅雨般,趕緊從後頭跟上了穆易颺的腳步。

可能實在是太餓了,三步沒沉浸在驚訝的情緒中太久,他們找了一間專賣早餐宵夜的店,一進門就馬上點了兩盤的煎餃和一整籠的小籠湯包。

三步馬上沒有顧忌的吃了起來,沒吃東西時肚子沒叫都還沒什麼事,一叫就瞬間覺得做什麼都提不起幹勁,三步體會了一次吃飯皇帝大的威力。

吃到一半,他終於發現不對勁了,這一桌宵夜兩個人,怎麼就只有他在吃呢?對面怎麼好像連根筷子都沒動,三步含著吃到一半的煎餃抬頭看著穆易颺。

穆易颺也看著他,準確來說是從剛才到現在一直看著他在面前狼吞虎嚥的模樣,臉上始終掛著他的一號表情。

"你...不吃嗎?"三步咬斷他的煎餃,出聲問到。

穆易颺搖搖頭,"不餓。"

"還是你沒帶錢?我可以請你。"

他還是搖頭,"不餓。"

"還是你不想吃這家,我們可以換..."

他這次提高了音量,"不餓。"

"那...我繼續吃。"

三步覺得怪尷尬的,用膝蓋想也知道穆易颺怎麼可能會餓,還硬把他拖出來陪他吃宵夜,心裡感到有點愧疚。

不知道是想彌補自己的愧疚感,還是想化解場面一時的小尷尬,三步小心翼翼的夾起一顆煎餃遞到穆易颺面前。

"還是吃一個吧。"

穆易颺看了看煎餃,突然噗哧的笑了,然後一口咬下。氣氛總算是稍微有點緩和了,三步也越吃越開心,又點了一杯米漿打算外帶回去。

突然手機在口袋裡鈴聲大作,三步拿起來看,發現是未知的號碼。

"喂?請問是?"

"你是黃川吧,我們黃昏哥想跟你聊聊。"

"我跟他沒什麼好聊的,再見。"

正當三步想直接掛斷時,黃昏的聲音從電話那頭響起。

"黃川啊,"三步將手機從新放回耳旁。

"我聽說...秦玉偉的妹妹在F醫院五樓的某間病房啊,還聽說,另外一個叫林淇風的他的媽媽愛賭博,為了還賭債現在不知道在做什麼呢。"

"..."

"你說,會在做什麼呢?"

"卑鄙小人!時間地點呢?"

"不如...就明晚七點在H餐廳,就你自己來,你的好哥哥請你吃一頓好料的。"

掛上電話,三步表情略為凝重。刻意讓他自己一個人去,怎麼想都知道會是一場鴻門宴,他想起了劉易玄說過的各個擊破的事。

但黃昏什麼不拿來當籌碼,偏偏都用兄弟身邊重視的人來威脅,只能說他多少還是挺了解三步的,這一招實在很管用,他不能拿兄弟重要的事物開玩笑。三步已經開始思考明日赴會該如何靠自己的能力脫身。

"三步?"

也許是出神了太久,三步忘記了穆易颺的存在,在被拉回思緒後,略感抱歉的對穆易颺笑了笑。

"抱歉抱歉,我們走吧。"



這天晚上,三步做了惡夢,夢見小時候的事情。

爸爸毆打他,媽媽唾棄他,哥哥嘲笑他。

家裡沒有人愛他,大家都把他當作是邪星惡煞,有壞事永遠是他做的,有好處也不可能輪得到他。

他只有一隻名為斑斑的狗會陪著他,在沒有人站在他身邊時,為他哀鳴。

三步喘著氣從夢中驚醒,已經有幾年不曾做過相同的惡夢了。摸了摸額頭,他發現臉上都是汗水。於是走到浴室用冰水潑了潑臉,看著鏡中的自己。

如今他已不再是當年的他了,該是有辦法掌控自己命運的時候,絕對不能再被擊垮,三步暗自發誓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