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花伯爵

諸君何為入我褌中?

[可能不是墨歎]勸架難,人生更難


最近的萬堺宿舍不太安寧。

歎希奇和墨傾池吵架了,吵的整棟樓上上下下都知道,雖然他們表面上都裝沒事一樣,但大家依然很有默契的不會在兩人面前互相提起。


邃無端十分苦惱。

他呆坐在桌前,下巴托著腮。

已經好久沒有看到聖司和歎希奇一起並肩而行,相談甚歡的樣子了。

雖然不知道這和自己有什麼關係,仍然會下意識認為自己該為了這兩人的重修舊好付出一點努力。

 


 

當他找到遠滄溟的時候,他剛泡好了一杯茶,正準備悠閒的享受他美好的下午。

遠滄溟看見他來了,主動問了是否要幫他也泡一杯,被他婉拒後,拉了一把椅子讓他坐下。

「怎麼突然來找我?」

遠滄溟品了一口茶,心中暗自佩服起自己的泡茶手藝。

「我在想…有沒有什麼方法能讓聖司和歎希奇和好?」

見遠滄溟沒有問下去,邃無端乾脆自己說了。

「你也知道他們最近關係很不好,結果整個宿舍氣氛都變得很糟糕,我每次看見他們都很擔心不小心會提到別人,聖司也許還好,但是歎希奇可能會直接殺了我。」

邃無端望著前方,一臉憂傷地說著,也不知道是在說給遠滄溟聽,還是其實是說給自己聽。

「真的很不喜歡有人吵架,如果大家都能快快樂樂的一起相處多好…」

也許有約三十秒的時間,遠滄溟才緩緩對他說的話做出了回應。

「哎呀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很快就會和好了。所以說你真的不喝我泡的茶嗎?」

邃無端悲傷的看著遠滄溟,大概他根本沒在聽。

 

 


告別了遠滄溟,邃無端提著膽子走到應無騫的房門口。

應無騫出乎意料的沒有拒他於千里之外,他讓邃無端找個位子坐後,轉頭回去打他的報告。

聽著鍵盤答答答快速敲打的聲音,邃無端不知道要怎麼開口打破空間。

怎麼也不問我要做什麼…

他的嘴好幾次張開了又閉起來,始終無法找到好的時機點。

結果在無止境的糾結下,是應無騫首先起了話題。

「什麼事?」

他仍然專注在眼前的筆記型電腦,沒有停止手上敲鍵盤的動作。

邃無端吞了一口口水。

「我想幫助聖司和歎希奇和好。」

答答答的鍵盤聲停止了,應無騫轉頭看向了近乎坐立難安的邃無端。

「干我屁事。」

邃無端嚇了一跳,對,他說干他屁事。

「我聽說你跟他們兩個的感情都還不錯…所以想請你幫忙……」

邃無端被趕出了房間。

 

 


他一臉沮喪地敲了敲玉離經的房間。

看著眼前一臉憂容的人,合著最近悶悶不樂的宿舍氣氛,玉離經大概能猜到個幾分。

「想幫吵架中的人和好?」

邃無端不知道他為什麼能猜到,偏著的頭微微點了點。

「玉主事有什麼好的方法嗎?」

玉離經微微笑了笑,示意邃無端先喝了眼前幫他泡好的咖啡。

「當然。」

邃無端仔細的豎起耳朵。

難得遇到有人會認真的聽他說話,而不是只想要他喝自己泡的…茶,或什麼都好。

玉離經鄭重的清了清卡痰。

「方法就是,」

他俯身靠前,在邃無端身邊咬耳朵。

「…不要想了。」

然後他笑得很燦爛的出了房間。

邃無端覺得很絕望。

 





 

 

 

大一第一個寒假想到的第一個小破梗,很久沒寫墨歎了,碼了幾個字。

其實這篇也不算墨歎,就想描寫一下墨歎身邊的這群好基友們。


评论(4)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