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花伯爵

諸君何為入我褌中?

《菡萏微恙》02

將阿偉送了醫,他妹妹所幸也只是驚嚇過度昏過去而已,但三步始終眉頭緊蹙。這次對方直接找上阿偉,想必非同小可,再加上昨天…

和林淇風知會了一聲,隔天三步還是來找劉易玄,決定把事情告訴他。

“這麼說,對方是衝著我來囉?”這幾天劉易玄為了生病住院的女朋友奔波辛勞,口氣裡都能聽出一絲疲憊。

“是的。”

“我會找個機會和他們聯絡,昨天辛苦你們了,讓阿偉好好休息。”劉易玄拍拍三步的肩,就要回身進病房。

“玄哥,”三步像是突然想到什麼似得叫住他,“玄哥和黃昏…和那個叫黃昏的…有發生過什麼事嗎?”

劉易玄轉頭看了三步幾秒鐘。對方都直接找上門了,想想也是不可能瞞住的事了,決定還是將事情告訴他。

原來劉易玄和黃昏在國中和高中時期都同班,兩人曾一度是非常要好的兄弟,但後來卻都看上了同一個女孩子,互相爭奪下交情產生了裂痕。最終是劉易玄得到了那女孩的芳心,她就是現在的玄嫂。

後來兩人不知為何都走上了黑路,卻是入了不同的幫。從此他們便越來越少交集,甚至淡出對方的生活圈。

那應屬於他的,想必就是玄嫂了吧。

沒想到竟會癡情如此,三步暗中嘆了口氣。

“這件事你找個時機也和淇風阿偉說,就你們知道就好,最近小心點。”

和劉易玄分開後,三步牽起腳踏車漫步回到黥花府。昨天為了阿偉的事一夜未歸,還好今天週六不用上課。他轉進自己的房間,將自己大力地摔上床,然後他拿起手機看了看,有一則來自翟光天的訊息。

“還好嗎?”看這個時間已經是昨天傳的了,也不顧是不是會太晚回,三步就這麼躺在床上打起字。

“沒事了。”翟光天倒是迅速回傳了訊息,“是不是瞞著我偷偷去去聯誼啊?”

“放心,有可愛的妹子絕對分享。”

“嘿,這可是你說的,下次陪我去直南街的拉麵店吃那個新出的口味。”翟光天逗趣的話讓三步一瞬間放鬆了壓力般得笑了出來,三步同意了邀約之後把手機往旁邊床上一丟,捲起被子便進入夢鄉。



迷迷濛濛中,三步被一串手機鈴聲給吵醒。

“喂…”回應的語氣中還帶著幾分睡意。他微微撇頭看了一眼窗外,天空已經接近傍晚的顏色。

“喂,三步,是我…你在睡覺?”說話的是林淇風,明顯十分錯愕。

“醒了,你說。”

“我剛剛跟玄哥去宣城見了黃昏一面,玄哥都跟我說了。他還說有事要問你,叫你到青館找他。”

“好,我等等到。”掛上電話,三步用力眨了眨眼,然後一鼓作氣從床上彈起。想到自己從昨天到現在都還沒洗澡,他抓了幾件衣服就進浴室梳洗。

等梳洗完畢,三步準備出門。可是才剛踏出門一步,他又馬上把腳縮了回來。

他將自己隱藏在門後,開了一條縫隙偷偷往外瞧,黥花府的前院站著的人是碧靈兒,她正低頭滑著手機。

月光潑灑在她身上將她的身影照得朦朧,可手機螢幕發出的微光卻照亮了她那略帶英氣卻不失女孩子該有的秀麗的臉龐。

三步看得失神,後腦卻突然被人輕輕敲了一下。

“喜歡就去追呀。一直看著她,難道就能把他看成你的人啊?”只見浮花站在他身後,笑臉盈盈地看著他。“幸福要自己爭取。”

三步微微啟口卻不知道該說什麼,表情像呆滯了一樣。

“借過。”浮花指了指他還倚在門上的手,“我要出去。”

三步驚醒般地開了門讓她出去,浮花笑著說了聲“謝謝”後,走向等待中的碧靈兒。三步看著交談中的兩人,然後再度把門關上。

他想,他還是走後門好了。

青館是兄弟們共同議事的地方,離黥花府有點距離。三步從後門出去後,跨上他那既不酷炫也不狂霸跩的腳踏車就往青館而去。

其實他很久沒回青館了,最近比較沒什麼事也都是用電話聯絡,但這裡倒是從早到晚都不熄燈。三步和幾個老友們打了照面後,搭乘電梯來到四樓,走進劉易玄的辦公室。

“玄哥。”

“你來了啊,坐吧。”三步找到椅子坐下後,劉易玄也走到他對面坐了下來,但卻是看著三步許久沒有發言。

“玄哥?”

“…你剛進幫的時候,就是在我手下做事。”安靜了片刻,劉易玄才慢悠悠說出口。

“那時候你年紀比誰都小,大家都不太看得起你,我卻硬是把你留在了身邊。”

“…我很感謝玄哥的照顧。“三步不知道為何劉易玄要突然說這些話,他的眼睛深處有一絲複雜的情緒,令人猜不透也摸不著。

那時候發生了太多事,老實說三步自己也記不太清了。怎麼入幫的事、成為契約者的事、以及和家裡的事…

入幫的剛開始的確是有點痛苦的,大家因為他的年紀而起的各種酸言酸語,也是他死撐著才能像現在這樣爬上這個位子,上級讚許他的能力,下級也不敢對他不敬。

他是同級的人當中唯一一個還在唸高中的人,但現在大家已經不會去在乎他的年紀了,既然一起經歷了無數的風風雨雨,就是一輩子的兄弟。

“但我聽說玄哥找我是有事要問我。”三步看著劉易玄,語帶困惑。

“你和黃昏是什麼關係?”劉易玄也順著三步的話問出了心中的疑惑。

“他…是我哥。”自從再次遇見他之後,三步就知道該來的總是會來,“曾經是我哥。”

“曾經?”劉易玄複雜的眼神摻進了一絲疑惑。

“我和那個家已經沒有關係了。”

沒有關係…劉易玄明白,他們做這行的,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苦衷,也有自己想隱藏的故事。如果能夠快樂圓滿的過一生,誰又會願意染黑。

只是眼前的青年,他僅僅只有十七歲,說出這些話的時候語氣平淡得毫無起伏,彷彿那已是無法撼動他心緒的事情,彷彿那根本就不足為奇。

他還記得當年三步靠著自己的方法找到他時,大概只有十二、三歲吧,眼裡還帶著股憤怒與青澀,衝動而易怒,彷彿全世界都對不起他。

“小傢伙,你的家人呢?怎麼讓你這樣到處亂跑?”

“他們不管我了。”小小的三步這麼回答。

劉易玄莫名感到有些心疼,但終究是沒打算繼續問下去,只是嚴肅得看著三步開口,“那我必須讓你知道。”

“這次黃昏會主動採取攻勢,目的可能不只是為了佩菁,...他想趁此機會直接擊垮我,讓我從此銷聲匿跡。運氣好的話,整個武霸町東區都能成為他的囊中物。所以我們能做的最好的反擊,就是…”

“先擊垮他?”

劉易玄頓了頓,“小川,這件事我不會勉強你,如果你…”

“我沒關係。”三步硬生生打斷劉易玄的話。

“我的命是玄哥撿的,發誓過一輩子都會效忠玄哥,不管你是要上刀山還是下火海,我也都會陪著你,所以玄哥不需要太過顧慮我。”

劉易玄眉頭微蹙,嘆了一口氣,最終還是妥協了。

“武壩町畢竟還是我們青龍的地盤,黃昏想要打敗我,肯定不敢有大動作,只能先找你們一個一個下手,看,阿偉就是第一個例子。”

“但宣城就在我們隔壁,難道他們直接就在我們這紮營了?”

“這倒不一定,我會聯絡老亨調查他們在這有沒有根據地,等結果出來我們馬上開會。”

“是。”三步頷了頷首。

劉易玄則是最後做了提點,便讓三步忙自己的事去了。

“敵暗我明,凡事小心。要真有事,記住別鬧太大亂子,殃及無辜。這是我跟黃昏之間的私仇,要是演變成紅蛇和我們的戰爭,這損失我們就是用命都賠不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