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花伯爵

諸君何為入我褌中?

《菡萏微恙》01

和朋友寫好玩的文
原同各半,設定亂,中二沒醫,現代純情
-


明明是快放學的下午四點,周圍空氣還是熱得使人煩悶。外頭樹上的蟬像是要控訴這炎熱的夏季般,一隻叫得比一隻大聲。講臺前的化學老師面無表情地對著課本用毫無起伏的語氣唸著課文。一切無聊得使人昏昏欲睡。

但這麼熱也睡不著,三步在課桌底下掏出手機,有一則約十分鐘前傳來的訊息。

傳訊息的人是林淇風,“紅蛇有人來找阿偉尋釁,阿偉自己過去赴約了,我沒來得及攔住。”

三步一下子從椅子上坐直了身子,但想到現在仍是上課時間,便壓下了想打電話過去確認的衝動。

“現在呢?”他回了訊息,等待對方的回覆。

一陣子後,林淇風傳來訊息,“他手機不接,我根本不知道他去哪赴約,現在在找他,你在上課吧,下課聯絡。”

然後接下來的課三步就沒有心思聽了,他表面上認真地盯著老師,內心卻不停湧現各種煩惱,焦慮不安。

紅蛇和他們至今為止都是維持各自經營,井水不犯河水,一方面沒有利益來往,二方面兩幫實力都不容小覷,要是對上會有很大機會兩敗俱傷,不太可能無緣無故主動來找麻煩。

如果是底下小弟們平時群架鬥毆那也就算了,但這次直接刻意找上門總是讓人越想越猜不透。

而且阿偉生性火爆,明明級別也不小了,還是常常控制不住脾氣,很多時候都是別人在旁邊勸住他才不會讓事情變得更糟糕。這次被人一激,連三步都無法預料到會發生什麼事。

怕的就是如果對方來陰的…開玩笑,整個道上紅蛇幫下手數一數二陰險狠毒,不管是五年前為了搶地盤以鬥得飛魂幫四分五裂,土地全沒,還是兩年前的販毒滅警事件都是,三步實在想不出有什麼是他們做不出來的。

好不容易熬到下課,三步第一個抓起書包衝出教室,也不理會身後班上好友翟光天的叫喚,只說了聲“有事”便徑自撥了林淇風的手機號碼,快步走向車棚牽車。

林淇風也沒讓三步等太久,迅速的接了電話。“怎麼回事?找到人了嗎?”

“媽的紅蛇有人抓了他妹,還以為是衝著咱們來的沒想到是針對他,剛才終於要到汪名路的電話逼他說了,他們在西家後山的那間廢棄屋,你直接到那邊,我開車過去。”

三步看了看錶,大約二十分鐘才能到那裡,他跨上腳踏車,“玄哥怎麼說?”

“玄哥還不知道,他這麼愛他妹肯定自己去救了,這件事看能不能我們解決,畢竟玄哥還在醫院照顧玄嫂,就別讓他操心了。”

“好,你先到的話先壓一下,小心紅蛇那群人。”三步掛了電話,用最快的速度在馬路上飛奔起來。



三步不知道紅蛇的人抓阿偉的妹妹用意何在,但像阿偉這樣的脾氣肯定救不到人。既然此行意在救人,三步決定目的達到了就收手。

他撥了通電話給戚國安,“國安,帶幾個人到西家後山的廢棄屋等我,快。”

等他到了廢棄屋,戚國安等人早已在屋外空地等候,見三步到了,紛紛小跑步上前,“川哥,裡面已經打起來了。”

三步也顧不及把車停好,把它連同書包一起摔在地上就衝進屋。

一踏進門檻發現林淇風正背著已被打到重傷的阿偉單打獨鬥著,但對方以人數取勝,他雖仍遊刃有餘卻也無暇分身。

一見三步敢到,林淇風邊打邊扯開嗓子,“他妹在樓上,交給你了!”

“國安跟我上來,剩下的幫你們風哥。”三步很快做出了判斷,帶著戚國安趁沒人攔住時急奔上了樓。

才剛踏上二樓,一個張揚狂妄的聲音就在三步耳畔響起。

“沒想到又有援兵啊,秦育偉這小子真是不把老子放在眼裡。”

廢棄屋二樓的靠窗位置放了一張皮革沙發,一個人翹著二郎腿雙手舒服地張開平放在沙發背上,旁邊站著兩位身形魁梧的壯漢,手臂上一條紅蛇的刺青圖案顯而易見。再往一旁看去,阿偉的妹妹被綁在離他們不遠的一張椅子上早已昏厥。

坐在沙發上的那人看到來人時浮誇得露出了驚訝的神色,隨即變換成興奮的笑容,“哎喲哎喲,瞧瞧這是誰呀?”

“是你?”三步的眼神微微瞇起,充滿了警戒與困惑。

“黃昏哥,是不是要…”其中一個壯漢還未說完,便被那名叫黃昏的人揚手打斷,“不用。我沒想到居然是你來救人,怎麼?你也是劉易玄的狗嗎?”

“你有什麼目的?”

“目的?哈。”然後他提高了音量,雙眼仍然盯著三步卻對著一旁壯漢說,“你們仔細看好了,在我搶回我應有的東西前,你們又多了個獵物可玩了。”

黃昏的嘴角始終勾著一抹輕蔑的笑意,語氣輕鬆得似是在玩一場遊戲,在下一盤棋。

三步懶得再跟他廢話,語氣冷了下來,“一句話,放不放人?”

“黃昏哥…”黃昏再次揚手,“人你拿去吧,我本來也就是嚇嚇你們而已。”三步使了眼色,戚國安頓時衝去解開了綁在阿偉妹妹身上的繩索,將她背起。

“黃川,”下樓前,黃昏那討人厭的聲音又再次傳來,三步頓了頓腳,“回去告訴劉易玄,今天…這還只是個前奏而已。”隨後三步兩人頭也不回地消失在樓梯盡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