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花伯爵

諸君何為入我褌中?

[墨歎]遠滄溟的日記


2015年5月6日  天氣晴

         最近的小叔電話特別多,常常一講就是一個晚上,講個沒完。

2015年5月17日  天氣晴

        今天小叔對著電話撒嬌。
        可能是個假小叔。

2015年5月19日  天氣多雲

        今天小叔又自己一個人痴痴的笑了,爸爸問他怎麼了,結果他一直說沒事。

2015年5月29日  天氣晴

        今天看到小叔拿了好幾件衣服在鏡子前比對很久,還問我穿哪件比較好看。

2015年6月30日  天氣下午有點陰

        今天小叔跟朋友出去看電影,半夜才回來,被爸爸罵了。
        下午我覺得無聊去找大哥玩,結果他一直不在,我只好去打擾塵漪唸經。

2015年11月7日  天氣寒冷

        爸爸問小叔要不要相親,被小叔拒絕了。

2015年12月23日  天氣寒冷

        大哥來家裡請求爸爸同意小叔和他交往,爸爸說好。

2016年2月14日  天氣微涼

        大哥最近很常來,會幫忙做雜事也會下廚,媽媽說輕鬆很多。
        有時候也會一直和小叔待在房間裡。

2016年5月8日  天氣微涼

        小叔和大哥好像吵架了,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也不出來吃飯。

2016年5月9日  天氣小雨

        爸爸請大哥來看小叔,大哥在門外哄了很久小叔才出來。

2016年9月1日  天氣晴

        大哥和小叔今天訂婚了。

2016年11月6日  天氣微涼

        大哥和小叔今天去試婚紗,好像還挑了婚戒。

2016年12月4日  天氣冷

        今天是大哥和小叔的婚禮,來了好多人。

2017年1月13日  天氣冷

        小叔...大嫂搬出去住後家裡變得好無聊,每天都只有練劍跟唸經的聲音,好想念大嫂。

2017年2月17日  天氣晴

        今天是年初二,大哥大嫂回來了,結果大嫂看到食物就想吐,對著馬桶乾嘔很久,我們都很擔心,叫他去看醫生。

2017年3月5日  天氣晴

        今天還是很無聊,我只能整天看著雪兒發呆。

歎粉日常


美人...!!美人出現了!!啊啊啊...好美啊...!!那個唇..啊啊...那個唇..啊啊好想親他..眼睛..!!眼睛也好美..睫毛好長...啊..他看過來了他看過來了!!美人看我..!!美人看我啊!!啊啊這眼神...美人在對我放電...啊啊啊...他那個辮子..啊啊...臀...讓我看臀...還有腿...┌(┌^q^)┐...哈嘶...哎呀口水流下來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啊...好想看腿...美人說說話吧..跟我說說話啊..!!等等啊..!別走啊!!美人!!美人別走啊!!! Σ(゚Д゚;≡;゚д゚)

棄坑吧。歎希奇的獨白

我是歎希奇。

前陣子迷上了某個遊戲,霹靂online。

還是隻蝦米時,就看著檯面上的各方資深玩家在公屏叫囂,對轟,一言不合就幫戰。

我入坑晚,身邊沒人帶刷本,自尊心作祟下也沒翻過多少攻略,頂多課了個V衝衝角色武力值和顏值,至少得符合玩家本身吧,嘿嘿。

但我還挺幸運的,平時砍怪掉寶率高不說,還從寶箱開出別人夢寐以求的稀有武林秘笈-劍法自然,修為大增,練等神速,不出幾個星期便能和武林的高手們平起平坐,一較高下。

除此之外,我的戰術佈局了得,操作技術無師自通,競技場上總是我方一大功臣,據身邊朋友說,不看ID創角日期都很難看出是個新人玩家。

而真正讓我一舉竄紅的原因,是我搶了江湖上兩個有頭有臉的老道士天極、地限蹲著點等出來的菁英怪,一併獨吞了篝火,還親手送地限上西天,引來了他的好徒弟,也就是前排行榜上第一人,劍非道的約戰。

雖然最後輸了,必須履行只能拿天地空劍的承諾,卻也讓我從此更為聲名大噪。

後來我又撿到一個稀世珍寶,變身成了液化金屬人,幾乎快變成了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傳說,大家每次提到我時,都總會說“666”。

過不了多久,傳出官方即將改版的消息,將贈送改版後新加入的玩家一人一把“單鋒劍”以茲鼓勵。

然後我就再也不是天下無敵了,那單鋒劍十分囂張,強化鑲嵌都還不需要一砍就是兩萬血,簡直屌打檯面上各方武林高手,而我那把用常見素材合成,劈一下也只有五千六傷害的天地空劍與這單鋒相比起來,根本只是給對方搔搔癢而已。

我開始尋找有沒有方法可以克制單鋒,然而,方法還沒找到,就遇上新人玩家劍咫尺開仇殺武林隨機砍人,結果等不到液態金屬自動奶血體質緩衝結束,我直接含恨九泉。





我不玩了。


根本沒有東西贏得了單鋒嘛。

這簡直就是官方留住新人的套路。

機智如我看透了一切。

我關掉遊戲,砍檔,清數據,決定找大哥討拍去,哼。

走後第五天 仙山裡的一點腦補

我對自己說 也該接受事實了
現在能為你做的事就是不要忘記你
今生今世 歎糧不斷
所以我腦補了很多仙山裡快樂的你
生前的路 編劇給的兇殘
之後的路 讓我們幫你添上不一樣的色彩
謝謝你在死前先為自己積好了這麼多人氣...
他的音樂一出 就有人說為了你點不喜歡
你讓大家看到他就有氣
我居然開始覺得他挺可憐的了
人家也是照著劇本走啊XDDDD
都不知道原來你這麼心機XD
好啦其實你剛出來就是心機出名...
你現在一定躲在仙山吃便當暗爽吧

石切丸:小叔你在笑什麼?便當有這麼好吃嗎
歎:嗯,不錯吃
地限爺爺:為什麼?明明就很難吃
歎:我給你的是已經放了五天的
男僕:主人,我又可以服侍你了,儘管吩咐我吧
暢:你終於死了
5000:真的,等超久
暢:等到雞巴都長草了
嫂子女神:來來來,大家都來吃飯
歎:謝謝大嫂,我有便當了
芳香劑:結果你死法還真他媽跟我一樣
芳香劑:現世報啦現世報
歎:可是我比較帥耶
鬼:自己愛浪,死了剛好而已
忘:沒禮貌,跟叔叔道歉
歎:沒關係啦,侄子這麼傲嬌真可愛

仙山這麼熱鬧,之後的每一天,你應該可以永遠快快樂樂了

不小心沒忍住就畫了...
姿勢參考

2016年 忘瀟然的生日願望是希望歎希奇穿上他在奇跡暖暖購物網幫他網購的衣服

颱風來了 大家要小心啊

[墨歎]意軒邈視角

上一篇大哥視角的墨歎,用軒邈視角re了一遍。可以配合著看,當然哪一篇先看都不影響。
但是我個人推薦這篇先看比較有fu啦。

那麼開始:

說真的當他說晚上要來吃飯時我是很不開心的。
「你可以別來嗎?」
「為什麼?儒易兩教這般友好,哪有不准別人作客的道理。況且,先熟悉未來哥哥嫂嫂們也不錯啊。」
我翻他一個白眼。
「我不只要吃上一頓,還要住上一晚。」
「你敢住你就死定了。你最好吃完飯就滾回去。」
他靠近我想順順我的瀏海,被我用手撥掉了。
「怎麼?向來不可一世的意軒邈就這麼怕我把你吃了?」他嘴角帶笑,真的很欠揍。
我實在是不想理他,鬼才理他,所以我翻頭走了。
到了晚上他果然出現了,由於哥哥嫂嫂們都在我也就沒有擺出那其實應該是很嫌惡的臉。
甚至後來我也直接融入了話題,跟他們聊了個酸爽。沒辦法他們聊的話題我實在是很感興趣。
直到他看錶的那一瞬。
「哎呀!已經這麼晚了。」他狀似驚訝,但用膝蓋看都知道是刻意拖時間的。
「聖司這麼晚方便回去嗎?」
「他又不是女孩子,有什麼好不方便的。」我還是沒忍住,對大哥的詢問吐了槽。
他面露難色...假的,根本就是假的!這麼會演下一屆影帝是他了吧!
「夫人,妳準備一下客房,讓聖司住一晚吧。」然後就是憨厚老實的大哥被影帝的演技騙了,留他住了一晚。
我鬱鬱寡歡,但也不能改變什麼。
還好不久後大嫂帶來了一絲希望的光芒,她說客房打不開。
「不用麻煩了,掌教,一個晚上而已我跟人擠擠也是可以的。」
「這樣好嗎?不如,你今晚睡軒邈房間吧。」
「蛤?不行!」不不不!不可以!大哥你不要把我賣掉啊!
好吧說實話我的確有點擔心這個龍陽男半夜對我起奇怪的念頭。
我無限驚恐,原來大嫂帶來的根本不是什麼光芒而是大噩耗。
「那我要跟二哥睡!」
「五弟,乖,別不懂事,你也知道你房間比其他三位哥哥還要大,今晚就將就一下跟聖司一起睡吧,不然倒顯得我們不友善了。」
...我算是明白了!大哥根本一點都不關心弟弟的貞操!
「我...」我放棄了垂死的掙扎,算了,反正到時候大不了我給他來個一劍封喉,諒他也不敢造次。
等我進了房間,發現他還沒進來,呼,鬆口氣先。
我乖乖爬上床蓋好被子,但沒睡著。
然後他進來了,我邊裝睡邊揣摩著他現在應該是在身後躺下,把我的被子拽了一半去蓋。
過了十來分鐘寧靜,我知道一切不會一直這麼安詳和平的發展下去。
他一個翻身,把棉被從我身上全部扯掉,然後壓了上來。
「我知道你沒睡。」
我睜開眼,冷眼望他,「你想幹嘛?」
「你知道我想幹嘛。」
「你那奇怪的癖好我沒興趣陪你玩,怎麼不去找你家掌教呢?」
提起應無騫他臉色微變,隨即又變回原本的嘴角勾笑模樣。
「...哈,我就要你。」

後來的一切,淹沒在兩人的喘息與纏綿裡,他說他決定先上車,到時候我一定會同意和他在一起,哼,想的美,想得到我的心他還早十年呢。

-fin暫定-

呼,我沒想到居然沒辦法開到車。因為接下來該讀書了應該不會有時間寫完,但是拖太久絕對會接不下去,所以就先作了個結(土下坐
下次學乖了沒時間不寫文。
希望以後有機會能把車開完之類的。

[墨歎]忘拔視角

• 帶微量h,不是很重要,大家不要緊張
• 個人推薦軒邈視角先看比較有fu

其實我本人追劇還沒追到這,老媽在看時旁邊看了一下,就愛上這cp了,但是因為也不是很了解細節,所以不敢寫太多怕寫錯鬧笑話,反正腦洞是有了不產出來心塞著,還是寫了希望沒有太大OOC(?還有我這文筆簡直

基本上就是忘拔的獨白

那麼開始:

那天晚上,儒教聖司墨傾池來易教作客,晚餐大家圍著一桌子邊品嚐著我夫人的好手藝邊開心暢談著各種話題。從武林聊到琴棋,再從書畫聊回世局。一個沒注意便忘了時間。
「哎呀!已經這麼晚了。」聖司望著錶。
「聖司這麼晚方便回去嗎?」我詢問著。
「他又不是女孩子,有什麼好不方便的。」
雖然五弟這麼說的確沒錯,但我看聖司面有難色,就決定讓他住下一晚。反正我們也不是會趕客人回家的人。
「夫人,妳準備一下客房,讓聖司住一晚吧。」
我吩咐著夫人,在等待的時候我們又繼續聊了一點。但我始終無法假裝沒看見那好像在鬧彆扭而話有點變少的五弟。
後來夫人來說客房門鎖壞了門打不開,我思考著該怎麼解決。
「不用麻煩了,掌教,一個晚上而已我跟人擠擠也是可以的。」
「這樣好嗎?」我想了想,「不如,你今晚睡軒邈房間吧。」
「蛤?不行!」五弟簡直只花了半秒時間就喊出聲。
「那我要跟二哥睡!」
「五弟,乖,別不懂事,你也知道你房間比其他三位哥哥還要大,今晚就將就一下跟聖司一起睡吧,不然倒顯得我們不友善了。」
「我...」最後他還是妥協了,聖司微笑著向我道謝,大家洗漱完後便各自回房。
我就不懂為何跟聖司睡一間房五弟要這般排斥,兩人之間有什麼過節是我所不知道的嗎?
半夜翻來覆去我一直在想這件事,家裡四個弟弟我最疼五弟,如果他不開心,我也很難安心睡去。
於是我偷偷溜下床,為了不驚動夫人,我像個小偷一樣踮起腳尖走出房間。
以前五弟睡不著,都會爬起來到陽臺去看星星,每次都會被我逮個正著。
而我會問他星星好看嗎?他就會回答我看的是宇宙。每次都是一樣的對話內容。
我晃到陽臺,發現他不在,照理說他應該會因為不想跟聖司睡而跑出房間去看他所謂的宇宙,但是不然。
我又晃到他房間門口,還是他們和好了?
結果我正欲開門查探的手卻停在半空中。
原因是我聽到了奇怪的聲音。
從房間裡傳出來。
我有點疑惑,覺得自己是不是聽錯了,將耳朵更靠近,我慢慢確定自己的確沒有聽錯。房間裡傳出了有人在做那檔事的那種...那種...喘息和呻吟。
哎喲我說的自己都羞起來了。
但是想想事有蹊蹺,五弟和聖司兩個不都男的嗎?
只是在看片吧?吵架和好了兩人一起看片。
然後我聽到晴天霹靂般的一聲嬌嗔。
「嗯…聖司…嗯啊…」
叫著聖司哪!
「軒邈…放輕鬆、」
我簡直...
我確定了他們不是單純的在看片,而是在實踐。
總覺得有點...那啥。
然後四弟也來了,根據後來他的說法是渴了出來找水喝,反正那不是重點,重點是現場聽眾多了一個。
對於這件事,四弟倒沒有我這般驚訝,他像是已經習以為常似的端了水在我身邊坐下,他居然準備好要看戲了一般!
「大哥,幹嘛站著?坐啊。」他拍拍身邊的地板。
我當時腦子也有點轉不起來,反正他喊坐我便坐了。
我沒想到我居然就這樣聽完了全程。
期間四弟還不斷吐槽「這麼大聲是忘記房門沒隔音嗎?」「這麼久還不射是卡彈了嗎?」諸如此類。
害的我還要分神去懷疑他其實是個淡定資深老情聖。
說實話四弟吐槽的音量也不小,房內的兩人會沒聽到也是做到很忘我。
結束後我和四弟去睡了,我更睡不著了。
還是翻來覆去想著五弟的事,只是變成了剛才那件事。
早上起床,夫人做完早餐就依照慣例叫大家起床。
我不知道怎麼面對五弟,所以一直很緊張。
結果早餐結束後他還是沒出現。
雖然鬆了一口氣,但沒出現不像他會做的事,我還是有點擔憂。
倒是聖司出現了,還跟我們一起吃了早餐,神色自若的彷彿沒昨晚那件事,道了謝後他回家了。
他眼裡充滿著飽足感,希望不是因為五弟。
四弟像是看出了我的憂慮,拍拍我的肩。
但我不知道他想表達什麼,所以還是繼續憂慮著。
見我不得要領,他就說因為五弟沒辦法下床,我不是很懂,他說找人捅我菊花我就懂了,但我更不懂了。
幾年後聖司帶著聘禮來易教提親。
然後我就這樣把五弟嫁了出去。

-fin-

我怎麼覺得我是在給那個芳香劑漲粉(???

以及我絕對不會說其實我很愛,羞恥普累什麼的

啊啊啊隨便腿了一下
長期追劇中的我會畫這麼近期的角大概是第一次
太喜歡他了X__X

友情演出:___(的手指)說的是畫中的手指不是被拍的手指,那是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