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花伯爵

諸君何為入我褌中?

[墨歎]first play(H)

以前的文補發,只有電腦才能用超連結的樣子

耳朵好痛..


走起


[墨叹/墨邃]红白玫瑰(天魔茧:我打酱油

我总是在陪着他的时候,想着另一个人。

在他需要我时,陪在另一个人身边。

在他面前,我帮另一个人说话。

甚至为了另一个人,对他发脾气。

就连最后提出分开,也是由他来承担。


「你到底是喜欢我还是喜欢他?」

「你就不能像个男人一样果决一点吗?」

「...我喜欢你,但我放不下他。」

「那我们分手吧。」

「你们去吧。」


「圣司?」我的思绪被无端的叫唤声拉回。

「哦,无端,怎么了?」

「圣司是不是有心事,叫了你好多次了呢。」

「...」

「咖啡凉了,我帮你重泡一杯吧。」他拿起我的咖啡起身,我快一步阻止。

「放着吧,我没关系,你的病...你的病还没好,要多休息,别太操劳。」

「也不是什么粗重的工作,我喜欢帮圣司泡咖啡啊。」无端笑了笑,走进厨房。

刚才竟然想那件事想出神了...我甩了甩脑袋,感到稍微有点清醒。

桌上的手机铃声毫无预警地响起,是离经。

「喂?离经?」

「倾池,有件事不知道该不该和你说。」

「你说吧。」

「我刚刚到饭店办点事,看见...看见叹希奇被两个男的带进了一个房间。」轩邈?两个男的?

「他看起来不太对劲。」

我没回话,离经继续说。

「...在你家附近的K饭店507房,我觉得你还是来看一下比较好。」

挂了电话,我越想越不安,抓起了车钥匙和手机就要往门外冲,却在看见无端捧着刚泡好的咖啡回到客厅后,脚步迟疑了。

我现在跟他什么关系都不是,真的有那个资格去吗?

如果我去了,无端怎么办?

如果我没去,轩邈怎么办?

「圣司有急事吗?」

就连目前面对无端的问题,我也完全回答不出来。

「有急事就赶快去吧,耽搁了就不好了。」见我依旧犹豫不决,大概猜到了我的顾忌。

「无端可以的,圣司去吧。」

「等我回来。」我一扭头,奔出了家门。

一路上,数百种不祥的预感在我脑中闪过,我拨了轩邈的电话,却是拒接。

闯了好几个红灯,也叭了好几台车,迅速抵达了K饭店,上了楼。

开了507房的门就冲了进去,映入眼帘的是坐在地上双手被捆绑住的轩邈,旁边两名壮汉正将他的衣服扒开了半,上下其手,他们听见了开门声,停下动作朝我看来。

我愤怒地往前跩住其中一人的衣领抬手就是一拳。

随后我们三人扭打成了一团,所幸他们并不特别耐打,最后像个鼠辈般仓皇逃跑,嘴中不忘各种问候和诅咒。

我赶紧解开了轩邈手上的绳子,帮他穿好了衣服,却感受到他的体温异常偏高。

「怎么回事?你为什么会...」

「我被下药了。」我看见他的前额上全是汗。

「药?」

「操他娘的夔禺疆!禽兽不如的东西、嗯、」他咬牙说着,浑身发颤,看起来用了很大的力气在隐忍着什么,痛苦难当。

这样不行,必须先带他离开这里。

「哈、哈哈,没想到我们、再见面会是呃、这种场面...」

「你先别说话,我带你离开。」

就在我扶他起身后,一通电话铃声响起。

是我的手机,来电显示是无端,但我却没有勇气马上接听。

「接啊...」

「无端?」按下接听键,对面是一片的静默。

「无端?」我又唤了一次,但却换来了一地玻璃破碎的声响。

「无端?你还好吗?」一次又一次的呼唤无果,我开始焦虑了起来。

「今天的事就谢了,去吧,他应该出事了...」轩邈夹杂着痛苦而沙哑的声音传来。

「可是你...」

「这药我很熟悉,休息一下子就能自己回去,我还没弱到嗯、忍不了...」

我看着他紧皱的眉头,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出选择,怎么会全部的事情都挤到了一起。轩邈和无端,我到底该选谁?

到底该选谁?

「你已经渣过一次了,还想在渣第二次吗?你现在的责任就是好好照顾他!」挣扎间,轩邈竟是略带愠怒地斥责。

「他需要你。」

「...对不起。」

终究我牙一咬,放开他奔出了507号房。

踏出房门前,听见有什么重重摔在地上的声音。


当两种选择摆在眼前时,真的有办法果断的择其一而舍弃另一个不再去想吗?

当两个人都对自己而言无比重要时,真的有办法分出先后顺序吗?


也许

如果我没有这么懦弱

没有这么犹豫不决

也就不会有今天的谁对谁残忍

谁又伤害了谁


【根小八 x 柏凝】在我眼中闪耀

根小八 x 柏凝
--------------------

球场上回荡着此起彼落的打球笑闹声。

一个瘦弱可爱boy抱着一本书在球场边的观赛区埋首嗑书。

一个女同学飘飘然的到他身边坐下,张嘴聊天。

"明明是体育课,你不打球没关系吗?"

柏凝从书里抬起头。

"有关系吗?"

"你知道暗恋是怎么一回事吗?"女同学没回答他,自顾自说着。

"暗恋就是你现在看球场,"

柏凝听话的转头,看见正在场上挥洒青春的那个他。

"你第一眼就能以视线跟随的那个身影。"

柏凝痴迷的望着他好一阵子,猛得又转回来看隔壁。

居然知道他喜欢的人正在场上打球,神仙吧这个人。

然后这个有故事的女同学就这么离开了。

柏凝将视线移回球场。

在打球的他,耀眼的令人眩目。

球技满分,姿势满分。

脸也满分。

柏凝毫不掩饰地注视着。

直到那个他突然有意无意地看向自己,柏凝匆匆低下头假装继续啃书。

对上的双眼使他双颊发烫,他将双手抚上脸颊。

体育课结束后,柏凝飘到洗手台前。

却有另一个身影来到洗手台的对边,并像是持有疑惑般犹豫了数秒,开口做出询问。

"你没有碰球为什么要洗手?"

这低沉却磁性,还带着独特普通话口音的声音,是柏凝朝思暮想的声音。

不等柏凝回话,那个人倒是先自问自答,"想跟我巧遇?"

白眼翻翻。

"人本来就应该勤洗手。"光是听到对方和自己说话,柏凝便觉得心跳有逐渐加快的趋势,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回答什么。

"这样啊。"对方思索了一阵子后,爆出了惊人的举动。

他手脚俐落的把上衣给脱了。

他居然把上衣脱了?

柏凝顿时如有万匹斑马在心中奔腾般,努力提醒自己淡定淡定再淡定,双眼翻过来却在脑门内瞪得老大。

简直不敢直视啊不敢直视,他慌忙把脸望向别处,现在不只心跳加快,脸大概也扑扑扑的红了吧。

对方也没理他,径自打开水龙头就开始冲洗。

不久后,柏凝又犯贱想看了,他老实地面对心中的欲望,悄悄抬头。

看见那来自阳光曝晒后健康的小麦色肌肤,以及长期锻炼而肌理分明的线条,由上服贴滴落那不知是汗水还是自来水还是什么水的性感。

哈嘶。

柏凝吞了口口水。

太他妈刺激了。

对方似乎是注意到投射到自己身上的眼光,竟失声笑了。

"瞧你被我迷得一塌糊涂。"

柏凝没有听见,他沉浸在眼前的惊艳中。

啊啊,完美地毫无破绽。

那就是我喜欢的人啊。

如此,像星星般闪耀着。

然后终于,刚刚那句话在柏凝耳中经回环转折,几转之后,又高一层,接连又有三四叠,节节高起,然后陡然一落,来到大脑。

他一瞬间涨红了脸,羞得不知如何是好。

"别人都和我说你喜欢我,我一开始还不信。"

"现在倒是信了。"

"你、你不要乱讲!谁喜欢你!"柏凝很慌。

"你喜欢我。"

"我不喜欢你!"

"不,你喜欢我。"

"..."

大概维持了半世纪的沉默,对方提起脚向他走进,竟是张开湿漉漉的双臂轻轻将柏凝抱了满怀。

柏凝不敢动,不敢呼吸,脑袋不敢运转。

"我们交往吧。"他听到那个人在自己耳边呼气。

老实说他想就这么直接昏过去,省得给心脏这么大压力。

好半晌等不到回应,对方像是怕柏凝会干掉,再次开口。

"如果你愿意和我交往,就抱我。"

柏凝一下子从突来的幸福中拉回思绪。

笨蛋,怎么可能拒绝你呢?

他伸出手,回应了对方的拥抱。

啊啊,好湿。



-

滿漢糧少,我也不知道這樣產對不對。

仅以此篇献给,小八中毒的我自己。

[墨歎]遠滄溟的日記


2015年5月6日  天氣晴

         最近的小叔電話特別多,常常一講就是一個晚上,講個沒完。

2015年5月17日  天氣晴

        今天小叔對著電話撒嬌。
        可能是個假小叔。

2015年5月19日  天氣多雲

        今天小叔又自己一個人痴痴的笑了,爸爸問他怎麼了,結果他一直說沒事。

2015年5月29日  天氣晴

        今天看到小叔拿了好幾件衣服在鏡子前比對很久,還問我穿哪件比較好看。

2015年6月30日  天氣下午有點陰

        今天小叔跟朋友出去看電影,半夜才回來,被爸爸罵了。
        下午我覺得無聊去找大哥玩,結果他一直不在,我只好去打擾塵漪唸經。

2015年11月7日  天氣寒冷

        爸爸問小叔要不要相親,被小叔拒絕了。

2015年12月23日  天氣寒冷

        大哥來家裡請求爸爸同意小叔和他交往,爸爸說好。

2016年2月14日  天氣微涼

        大哥最近很常來,會幫忙做雜事也會下廚,媽媽說輕鬆很多。
        有時候也會一直和小叔待在房間裡。

2016年5月8日  天氣微涼

        小叔和大哥好像吵架了,整天把自己關在房間裡,也不出來吃飯。

2016年5月9日  天氣小雨

        爸爸請大哥來看小叔,大哥在門外哄了很久小叔才出來。

2016年9月1日  天氣晴

        大哥和小叔今天訂婚了。

2016年11月6日  天氣微涼

        大哥和小叔今天去試婚紗,好像還挑了婚戒。

2016年12月4日  天氣冷

        今天是大哥和小叔的婚禮,來了好多人。

2017年1月13日  天氣冷

        小叔...大嫂搬出去住後家裡變得好無聊,每天都只有練劍跟唸經的聲音,好想念大嫂。

2017年2月17日  天氣晴

        今天是年初二,大哥大嫂回來了,結果大嫂看到食物就想吐,對著馬桶乾嘔很久,我們都很擔心,叫他去看醫生。

2017年3月5日  天氣晴

        今天還是很無聊,我只能整天看著雪兒發呆。

歎粉日常


美人...!!美人出現了!!啊啊啊...好美啊...!!那個唇..啊啊...那個唇..啊啊好想親他..眼睛..!!眼睛也好美..睫毛好長...啊..他看過來了他看過來了!!美人看我..!!美人看我啊!!啊啊這眼神...美人在對我放電...啊啊啊...他那個辮子..啊啊...臀...讓我看臀...還有腿...┌(┌^q^)┐...哈嘶...哎呀口水流下來了..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啊啊...好想看腿...美人說說話吧..跟我說說話啊..!!等等啊..!別走啊!!美人!!美人別走啊!!! Σ(゚Д゚;≡;゚д゚)

棄坑吧。歎希奇的獨白

我是歎希奇。

前陣子迷上了某個遊戲,霹靂online。

還是隻蝦米時,就看著檯面上的各方資深玩家在公屏叫囂,對轟,一言不合就幫戰。

我入坑晚,身邊沒人帶刷本,自尊心作祟下也沒翻過多少攻略,頂多課了個V衝衝角色武力值和顏值,至少得符合玩家本身吧,嘿嘿。

但我還挺幸運的,平時砍怪掉寶率高不說,還從寶箱開出別人夢寐以求的稀有武林秘笈-劍法自然,修為大增,練等神速,不出幾個星期便能和武林的高手們平起平坐,一較高下。

除此之外,我的戰術佈局了得,操作技術無師自通,競技場上總是我方一大功臣,據身邊朋友說,不看ID創角日期都很難看出是個新人玩家。

而真正讓我一舉竄紅的原因,是我搶了江湖上兩個有頭有臉的老道士天極、地限蹲著點等出來的菁英怪,一併獨吞了篝火,還親手送地限上西天,引來了他的好徒弟,也就是前排行榜上第一人,劍非道的約戰。

雖然最後輸了,必須履行只能拿天地空劍的承諾,卻也讓我從此更為聲名大噪。

後來我又撿到一個稀世珍寶,變身成了液化金屬人,幾乎快變成了打遍天下無敵手的傳說,大家每次提到我時,都總會說“666”。

過不了多久,傳出官方即將改版的消息,將贈送改版後新加入的玩家一人一把“單鋒劍”以茲鼓勵。

然後我就再也不是天下無敵了,那單鋒劍十分囂張,強化鑲嵌都還不需要一砍就是兩萬血,簡直屌打檯面上各方武林高手,而我那把用常見素材合成,劈一下也只有五千六傷害的天地空劍與這單鋒相比起來,根本只是給對方搔搔癢而已。

我開始尋找有沒有方法可以克制單鋒,然而,方法還沒找到,就遇上新人玩家劍咫尺開仇殺武林隨機砍人,結果等不到液態金屬自動奶血體質緩衝結束,我直接含恨九泉。





我不玩了。


根本沒有東西贏得了單鋒嘛。

這簡直就是官方留住新人的套路。

機智如我看透了一切。

我關掉遊戲,砍檔,清數據,決定找大哥討拍去,哼。

走後第五天 仙山裡的一點腦補

我對自己說 也該接受事實了
現在能為你做的事就是不要忘記你
今生今世 歎糧不斷
所以我腦補了很多仙山裡快樂的你
生前的路 編劇給的兇殘
之後的路 讓我們幫你添上不一樣的色彩
謝謝你在死前先為自己積好了這麼多人氣...
他的音樂一出 就有人說為了你點不喜歡
你讓大家看到他就有氣
我居然開始覺得他挺可憐的了
人家也是照著劇本走啊XDDDD
都不知道原來你這麼心機XD
好啦其實你剛出來就是心機出名...
你現在一定躲在仙山吃便當暗爽吧

石切丸:小叔你在笑什麼?便當有這麼好吃嗎
歎:嗯,不錯吃
地限爺爺:為什麼?明明就很難吃
歎:我給你的是已經放了五天的
男僕:主人,我又可以服侍你了,儘管吩咐我吧
暢:你終於死了
5000:真的,等超久
暢:等到雞巴都長草了
嫂子女神:來來來,大家都來吃飯
歎:謝謝大嫂,我有便當了
芳香劑:結果你死法還真他媽跟我一樣
芳香劑:現世報啦現世報
歎:可是我比較帥耶
鬼:自己愛浪,死了剛好而已
忘:沒禮貌,跟叔叔道歉
歎:沒關係啦,侄子這麼傲嬌真可愛

仙山這麼熱鬧,之後的每一天,你應該可以永遠快快樂樂了